• <xmp id="iio2k"><u id="iio2k"></u>
  • 見鬼之古代將軍

    -回復 -瀏覽
    樓主 2021-08-18 12:55:46
   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    (一)

    ? ? ? ? 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大將軍謝熬勾結外邦,通敵賣國,證據確鑿,罪無可恕,賜斬立決,株連三族,欽此”

    ? ? ? ? 謝熬引兵至大靈關口,文官同僚忽至關隘上,宣讀圣旨,左右埋伏重兵

    ? ? ? ? “今戰便死,不站便死,我等眾將士請求一戰,回京面圣,洗刷冤屈?!弊笥覍⑹繉χx熬說道,表情痛苦

    ? ? ? ? “眾將士聽令,隨我沖出重圍,誅殺奸佞,回京面圣?!敝x熬拔出寶劍,舉至天上,怒目圓睜,沖前方大吼。

    ? ? ? ? 馬兒受到驚嚇,騰起前蹄,躍在空中,發出嘶嘶嘶的叫聲

    ? ? ? ? 伴隨殺無赦的口令,一大群人沖向謝傲,兩撥人流匯聚,目標謝熬人頭

    ? ? ? ? 謝熬早已殺紅了眼,鮮血灑滿臉上,染紅眼睛,一名兵士騎快馬沖向謝熬,長矛對準謝熬胸腔,側身躲避,俯身斬馬腿,馬兒哀嚎,兵士應聲倒下,謝熬迅雷不及掩耳將寶劍刺向兵士

    ? ? ? ? 四周堆滿尸體,至膝蓋高,血流成河

    ? ? ? ? 空中彌漫著濃厚鮮血味,讓人窒息,有烏鴉盤旋空中,或躲在尸體附近,等待人死光,大快朵頤

    ? ? ? ? 終究還是寡不敵眾

    ? ? ? ? 前方出現一排弓箭手,文官奸佞一聲令下,萬箭齊發,謝傲揮劍左右做擋,仍中數箭,箭群中飛來一只箭刺中謝熬右腿,快準狠,隨后左腿

    ? ? ? ? 可真疼,熱血直往外淌,視線漸漸模糊

    ? ? ? ? 天上烏鴉越聚越多,不停盤旋,發出嘎嘎叫聲,大概是鮮血味道引來

    ? ? ? ? 左右黃沙遍地,北風陣陣,卷著砂礫向前翻滾,沙土間,點綴著幾株青草,謝將軍此時恨意全無,只想多看幾眼這人世間

    ? ? ? ? 謝將軍將手伸進衣襟,拿出一串糖葫蘆,婉兒最喜歡吃的糖葫蘆,看著糖葫蘆,謝將軍情難自禁,流下眼淚

    ? ? ? ? 又一排箭矢沖謝熬飛來,謝熬緊握糖葫蘆,仰天怒吼:皇上,臣冤枉

    ? ? ? ? 萬箭穿過身體,如篩子般

    ? ? ? ? 真疼

    (二)

    曼曼驚醒,雙手摸著胸膛,額頭冒著汗珠,身上沒有箭,原來是夢

    ? ? ? ? ? 仿佛真的感覺到了疼

    ? ? ? ? ? 又在這樣的夜里醒來,又是個夢,曼曼看著窗外,城市的燈光彌漫到空中,沖淡了夜的黑,曼曼一直不敢拉上窗簾睡,太黑,感與世隔。聽的到車輛經過發出微弱的聲音,曼曼低下,雙手環繞抱著自己

    ? ? ? ? ? 好想哭

    ? ? ? ? ? 小雅聽到聲音,來敲,輕聲問道:曼曼,你還好嗎?

    ? ? ? ? ?曼曼應了一聲,表示自己還好,不用擔心

    ? ? ? ? ?她是我的室友,合租郊區一套兩房一廳,房租5000,一人分攤2500,幾乎占工資的一半

    ? ? ? ? ?小雅也是我在這個城市唯一的留戀

    ? ? ? ? ?看看時間,凌晨4:37,7:30起床上班,曼曼又讓自己躺下,強迫自己繼續睡覺,雖然沒睡著,曼曼還是等到7:30鬧鐘響了才起,洗漱、護膚、化妝、畫眉,即使內心再頹廢,也要把自己打扮精致

    ? ? ? ? ?3分鐘走到地鐵口,地鐵口依舊排起長龍,又開啟新一輪擠地鐵大戰,雖然有女士優先車廂,但并沒有什么用

    ? ? ? ? ? 曼曼幾乎每天都是被人流擠上地鐵,經常聽到人群中聽到女生尖叫的聲音

    ? ? ? ? ?“別擠啦”

    ? ? ? ? ?“我靠,你他媽擠到我了”

    ? ? ? ? ?“我也是被擠過來的,嫌擠別坐地鐵啊”

    ? ? ? ? ? 出地鐵10分鐘走到公司

    ? ? ? ? ? 同事間都微笑著相互問早,熱情非凡,這是企業文化,要當同事是家人,要當公司是家,這是一群除了在公司幾乎不聯系的家人

    ? ? ? ? ? 曼曼學會了,無論何時何地,保持微笑,人際交往中這總沒錯

    ? ? ? ? ?只睡了3個小時,靠毅力強撐了一早上,中午同事吃飯,曼曼立刻撐開午睡椅, 戴上眼罩,睡覺

    (三)

    ? ? ? ? “夫君,聽說前方戰事艱險,此次出征,不知何時能歸?!睖赝竦钠拮?,將一只平安符戴在夫君脖子上

    ? ? ? ? “自古家國難兩全,待為夫凱旋歸來,與你游歷揚州,看遍大好河山?!敝x將軍雙手握緊妻子的手,低聲說道

    ? ? ? ? ?女兒婉兒在旁,知道爹爹要出遠門,拉著爹爹的甲胄,嬌聲說道:“爹爹,爹爹,回來給我買糖葫蘆,我要吃糖葫蘆?!?/span>

    ? ? ? ? “好好,爹爹回來給婉兒買最好吃的糖葫蘆?!?/span>

    ? ? ? ? “圣旨下,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今鮮卑蠻夷犯我北方,擾亂邊境,是可忍孰不可忍,今封謝熬征夷大將軍,統領三軍,即刻出發,平定邊患,欽此?!?/span>

    ? ? ? ? ?“微臣領旨謝恩”

    ? ? ? ? ?三軍整裝待發,浩浩蕩蕩,如一條長龍

    ? ? ? ? ?又是夫妻離別時刻,謝將軍千萬不舍,握著妻子,千翻囑咐,萬千柔情,眼淚在眼睛里打轉,面對萬千將士,謝熬知道自己不能哭,轉身一躍上馬,頭也不發,號令行軍。

    ? ? ? ? 婉兒看著爹爹離去,追著隊伍,大喊:“爹爹……爹爹……”

    ? ? ? ? 謝熬握緊韁繩,踢下馬身,飛奔前去

    ? ? ? ? 任由婉兒在身后嚎啕大哭

    (四)

    “曼曼……醒醒……”同事輕聲叫醒自己

    曼曼馬上意識到自己睡過頭了,趕緊坐起來,看看時間

    2:30,睡過30分鐘

    這一覺睡的昏天暗地,同事說我一直在說夢話,眼睛有點干澀,眼角還殘留淚水。

    為什么感到如此悲傷

    一如往常的加班

    回到家已經9點多,還沒吃晚飯,也不覺得多餓,餓的時候很忙,不忙的時候不覺得餓了。

    掏出鑰匙開門

    小雅聽到聲響,興沖沖的從臥室跑到客廳,笑容燦爛

    “回來啦,飯做好了,我去熱下,一塊吃吧?!?/span>

    這賢惠的姑娘,怎么就沒個好男人把她收了

    小雅把菜拿到微波爐熱完,端到客廳餐桌上,從碗柜拿出碗筷,盛了飯端出來,放到曼曼跟前。

    兩菜一湯,西紅柿雞蛋、土豆絲、紫菜蛋湯,真是難為這傻姑娘了,嬌生慣養的獨生女,家境殷實,畢業工作一年了,爸媽依舊每月按時打3、5千生活費,哪會做什么飯,能做出這些很不容易了

    “吃吧”小雅孩子般的笑著對曼曼說道,“第一次做,不知道合你胃口不?!?/span>

    突然,忍了好久的淚水掉了下來,忍了好久,忍成豆大的淚珠,掉進碗里,夾一筷子米飯放進嘴里,咀嚼著,抬起頭說了聲謝謝

    小雅過來抱住我,頭枕在她肩上,說道:“沒事,忘掉那個渣男,以后我做你男朋友,我來照顧你,寶寶乖,不哭?!?/span>

    許久,飯菜又涼了,就這樣湊合吃吧,本來也不餓

    “不是因為失戀,剛開始是很難過,后來漸漸釋然了,最近狀態不好,是因為總在做夢,睡不好,一個很悲傷的夢,同一個夢”這么匪夷所思的事,曼曼知道說出來沒人信,就沒繼續講,就算小雅信,也會當做是分手導致的夜有所夢

    這么晚吃飯,容易胖,跟小雅到小區溜食,小區綠化還可以,容積率低,住的還算舒適,這個點小區人少,零星幾個鍛煉的人,太空漫步機上,有老人靈活的前后擺動,像車輪一樣

    蹺蹺板上坐著一個小女孩,5、6歲的樣子,拿著糖葫蘆,一個人,蹺蹺板壓向小女孩一方,另一方升到最高,然后小女孩腳一蹬,力不夠升了一點點,馬上又降下來

    她沖著曼曼笑著說道: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過來陪我玩呀?!?/span>

    曼曼微笑回應

    “你笑什么?!毙⊙挪唤獾膯柕?/span>

    “蹺蹺板上個小女孩,好可愛?!?/span>

    “哪兒?那兒沒人??!”

    “怎么會,就在那,坐蹺蹺板上?!?/span>

    夜很黑,沒有月光,小區路燈光很微弱,只能照清輪廓,樹的遮擋下,顯的更加微弱,大概看的清,大概看不清

    突然覺得身后很涼,寒徹透骨,曼曼回過頭,只見小女孩掛在小雅背上,面色鐵青,沒有一絲血色,曼曼被嚇得失語,雙腳一動也不能動,似乎要暈厥過去,小雅趕緊扶住曼曼

    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回的家

    (五)

    “風兒順,雨兒順,婉兒乖乖等爹回,馬兒高大嘶生吼,抬起蹄兒把君追;

    今兒順,明兒順,娘親凄凄望夫歸,官人歸了家和美,闔家團圓祖生輝;

    國兒順,家兒順,家國平安念鄉水,光宗耀祖萬人羨,不要榮耀要君隨?!?/span>

    又做了相似的夢,謝將軍一身盔甲,牽著小女孩的手,在前面走著,大霧彌漫,謝江軍與小女孩時隱時現,小女孩右手拿著糖葫蘆,踢踏著跟著,嘴里唱著這首童謠

    曼曼想追上去,問清楚,你們是誰,為什么一直出現在我的夢里

    跑的氣喘吁吁,越追越遠

    醒來的時候是6點10分,好久沒睡的這么好了,前男友出軌,又歇斯底里的求復合,家里公司雞犬不寧,應對的筋疲力盡;最近又連著做怪夢,甚至還在小區見到夢中的人,曼曼一度感覺自己要瘋了。今晚也是怪夢,但夢境祥和溫馨,反而睡的踏實

    飽飽的睡了一覺,感覺馬上可以去上班,小雅攔住了,一個勁問昨晚怎么回事,看到什么了,是不是身體不舒服,要請假陪我去醫院

    這善良的孩子,總是處處為他人著想,怪夢和見到那個小女孩的事沒跟小雅講,該嚇壞這單純的女孩了,曼曼想了想,向眼前焦急的小雅解釋道

    “沒事,可能前男友最近糾纏的厲害,動不動還跑我公司去,壓力太大了吧?!?/span>

    “那個人渣,出軌在前,還跟你提分手,現在還有臉糾纏復合?!毙⊙艥M臉不憤

    曼曼早已釋然,并沒多少情緒,反過來安慰小雅:“沒事,我能應付?!?/span>

    “要不你今天別去上班了,在家休息一天,別把身體累垮了?!毙⊙乓荒槗?/span>

    “不上班,拿什么交房租,富二代小姐?!甭χ罅四笮⊙诺南掳?,笑著說道

    洗漱、化妝、提上包、出門

    忙碌起來后,真的可以短暫忘掉痛苦,就如壓力大到頂點,反倒釋然。

    曼曼一天全身心投入到工作。

    晚上19:28分看手機,二十幾個未接電話,有三個是小雅的

    立馬回撥過去,電話那頭,小雅急切的說道:“曼曼,下班了你先別回來,那個人渣在門口,我來應付?!?/span>

    聽的到很大的捶門聲,伴隨著一個男人大聲喊著自己的名字,熟悉又陌生

    掛斷電話,曼曼焦急的往家里趕,關電腦,拿上包,出寫字樓攔出租車

    30分鐘到家樓下,趕緊往D棟2003跑,生怕回晚一步,小雅受到傷害

    眼前的男子有點不認識了,瘦了,胡子拉渣,渾身酒氣,迷迷糊糊,一看到曼曼,立刻兩眼放光,走上前去雙手搭在曼曼肩上抱在懷里,曼曼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他

    小雅從貓眼看到曼曼回來了,開門對人渣喊道:“你干嘛啊,曼曼已經跟你分手了,別再纏著她了?!毙⊙鸥糁线h喊道,不敢上前。

    曼曼掙脫前男友,跑到小雅跟前,上下打量,心急問道:“你沒事吧,他沒把你怎么樣吧?!?/span>

    “沒事,就是嚇壞了?!闭f著忍不住哭了起來,抱著曼曼

    前男友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,走上前來,拉著曼曼的手,說道:“跟我走”,聲音沉穩冷靜

    曼曼拼命掙脫,問道:“你干嘛啊,我們已經分手了,你弄疼我了?!?/span>

    一點沒有松開的意思,曼曼也被嚇到了,淚眼婆娑的說道:“你想說啥,我們就在這里說好嗎?”語氣轉為哀求。

    前男友無動于衷

    小雅沖上前來,拉著人渣的胳膊,使勁扯著,憤怒的喊道:“你想干嘛啊,你害的我們家曼曼還不夠嗎,你還想要怎樣?”

    前男友使勁的揮了揮胳膊,小雅順勢往后退,重重摔在墻上,倒下一動不動,曼曼嚇的有點失神,跑過來抱著小雅,托住小雅的腦袋,感受到一陣溫熱,整個手掌全是血

    前男友酒被嚇醒了,拔腿就跑,曼曼哭喊著呼喚小雅的名字,不知所措,嘴里喊著救命,來人,幫幫我。

    有鄰居和上下樓層的住戶開門往曼曼探頭看了看,馬上又縮了回去,回家,鎖門。

    在這個城市,從沒感到如此無助

    “她沒事,別哭?!币粋€人站到曼曼眼前,淚眼模糊了視線,看不清臉,只看到黃銅銅的盔甲。

    走上前來,用手摸了摸小雅的后腦勺

    血消失了

    這么近的距離,才看清是夢里的謝將軍

    此刻,曼曼并不覺得多害怕,依然在小聲抽泣

    “別怕,婉兒,為父出征前,答應回來給你買糖葫蘆,為父并未食言?!闭f道謝將軍從衣襟拿出糖葫蘆遞給曼曼

    曼曼接過糖葫蘆本能的回了句:“我不是婉兒,我是曼曼,張曼曼?!?/span>

    “宋元豐5年,你是我的女兒謝婉兒,那年,你才6歲,為父遭奸人所害,橫死沙場,還連累一家老小?!闭f完謝將軍潸然淚下,頓了頓繼續說道“為父尋你至今,不知多少春秋,只想看你長大成人,平平安安,跟你說聲對不起,為父不能再陪你了,后面的路你得自己走了?!?/span>

    說完感覺身體被電了一下,有一股氣從身體跑出,化作人形,是夢里的婉兒,曼曼把糖葫蘆遞給婉兒,婉兒開心的接過糖葫蘆,牽著謝將軍的手,一起轉身離開,邊走,婉兒邊唱著那首童謠

    “風兒順,雨兒順,婉兒乖乖等爹回,馬兒高大嘶生吼,抬起蹄兒把君追;

    今兒順,明兒順,娘親凄凄望夫歸,官人歸了家和美,闔家團圓祖生輝;

    國兒順,家兒順,家國平安念鄉水,光宗耀祖萬人羨,不要榮耀要君隨?!?/span>

    唱完便消失無蹤

    小雅在曼曼懷里,醒了過來,摸著自己的頭,說了句:“媽的,真疼啊”

    看著小雅醒了過來,曼曼立刻轉悲為喜,噗嗤笑了出來,扶起小雅回家


    我要推薦
    轉發到